閱雲齋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雲齋 > 玉昭 > 第 3 章

第 3 章

不在宮廷,而誌於天下,便毅然決然開而啟之了這遊曆四方的旅途之路。一人一馬,有畫作,便此生無憾。林玉瑤遊曆四方多年,自是不同於其他柔弱女子一般,懼怕這黑夜的山林。反而於她眼裡,倒覺得這黑夜的山林更為安靜,遠離喧囂,適於休息。日漸黑去,她遂性直而罷之,不再向前走了,停了下來,尋了一棵大樹,便要躺下休息,以天為被,以地為床,待到明日天亮了再趕路。林玉瑤將馬拴在身旁,自己躺在了樹後,靠著樹沉吟良久日後的打...-

聽到宋令昭此話,

林玉瑤愣了片刻,隨即對著宋令昭說了一句,

“請進,宋大人”

林玉瑤請宋令昭進了屋子,林玉瑤坐在桌旁的椅子上。宋令昭麵容冷淡,垂手而立,神色恭謹。

林玉瑤還為宋令昭還倒了杯茶,

“宋大人請坐!”

“不必了,今日來找林姑娘,是有一要事相求!”

“求我?宋大人請說,我看看能不能幫上忙”

林玉瑤坐在桌前,舉止投足間,透露一絲慵懶之風。拿起桌麵的茶壺將茶水緩緩倒入茶杯,輕輕用手指摩挲著,而後端入嘴邊,用唇輕輕抿了一口茶,欲等宋令昭說明他的來意。

“不知林姑娘到此,是否有聽聞滁州城近來,常有人販子作亂,拐賣無辜婦女兒童,打破了原有安寧生活,導致百姓們人心惶惶。”

“自是有所聽聞的,不過,我能為此作什麼?宋大人今日來找我,就是為了此事嗎?”

“我們衙門……正巧缺一個畫師,給人販子畫像,我今日來就是想請林姑娘來我們衙門做衙門畫師,助我們一臂之力,還百姓安寧!”

“為何是我?你就不怕我不答應此事?”林玉瑤反問。

“林姑娘畫技超絕,人又是心懷大義,若能得你相助,必定猶如神助,破獲人販子此案便更加容易些,解救那些無辜之人”

“對我來說,有何好處?”

林玉瑤又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她纔不想要什麼好處,隻是想聽一聽宋令昭怎麼說。

“那林姑娘想要何作為報酬,在下定竭力滿足姑娘要求!”

“要求嘛?”

林玉瑤此時站了起來,看著眼前義正言辭的宋令昭,一步步靠近,

“還是那句話……要不宋大人,以身相許作為報酬吧”

林玉瑤逼近,宋令昭後退,終是退到了後方牆上,

此時退無可退,後背緊緊抵著牆。

林玉瑤一手搭在宋令昭肩上,踮起腳,對著宋令昭耳畔,悄聲低語道:

“我對宋大人可是真心愛慕的”

此話一出,宋令昭身子一征,全身崩緊,眸光流轉閃過一絲絲促俠。

看著眼前女子,貼得自己很近很近,女子溫潤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脖子上,氣若幽蘭,似乎嗅到女子身上一股蘭香,亂了自己的呼吸。

四目相對後,宋令昭立即彆開眼,不敢再看林玉瑤。

林玉瑤眼看自己的計謀得逞,心裡一陣壞笑,就在要放過眼前侷促的人離開時。

突然眼前的人伸出了手臂,環住了林玉瑤的纖腰,接著往懷裡一拉,林玉瑤整個人撲在了宋令昭懷裡,兩個人離得更近了。

“啊……”

林玉瑤有些慌亂。

此時的宋令昭,看著眼前的女子,勾了勾唇,府身在她耳畔輕聲細語:“林姑娘心懷大義,肯定會幫我們的”

宋令昭彎腰在林玉瑤耳邊低語,熱熱的鼻息打在耳邊癢癢的,令她的臉也紅了起來。

氣氛有些曖昧。

隨後,宋令昭鬆開了林玉瑤,二話不說跑了出去。

獨留林玉瑤一人還冇緩過神來,呼吸侷促,臉還紅著。

怪哉,

怪哉,

怎麼撩人卻反被撩了呢?

*

一邊的宋令昭快步跑回了衙門,

坐在了大堂桌子前,端起了茶杯,猛喝了幾口茶水,才緩回侷促呼吸,也不知怎麼鬼迷心竅了?竟對著人家姑娘做出如此舉動!

宋令昭拍了拍自己的頭。

矮子和胖子看著宋令昭的舉止怪異,不禁問:

“頭兒你怎麼了?臉怎麼這麼紅?”

“是啊,頭兒,你莫不是發燒了?”

矮子剛要伸手去觸摸宋令昭的額頭,卻被其一手打回。

“無事”

冇有事……纔怪呢!

*

林玉瑤坐在桌前平穩了會兒呼吸,思忖半響,決定去助宋令昭一臂之力,為百姓,這畫技也算有所作為。也算用一技之長,造福百姓。

*

值傍晚,

落日熔金,暮雲合壁。

林玉瑤收拾了一番,便快步前往滁州府衙。到了衙門處,門口的侍衛卻將其攔於府衙門外,用粗獷且有力的聲音說道:

“你是何人?來我們府衙有何事?”

“我來找宋令昭,宋大人”

此時恰逢矮子走了出來,看到了門口的林玉瑤,走了過來,

“哎,這不是林姑娘嗎,你怎麼來了?來找我們頭兒嗎,快請進,快請進!”

又對著門口侍衛厲聲嗬斥道:“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以後林姑娘來,可彆攔著,這可是咱們宋大人的救命恩人,也就是咱們府衙的恩人”

“是”

侍衛應答了一聲後,又對著林玉瑤行了禮。

“還請姑娘不要怪罪”

“不妨事”

轉眼間,林玉瑤就跟隨著矮子走進了衙門大殿,來到了宋令昭辦公之地。

宋令昭看到林玉瑤有些吃驚,唇瓣不自覺顫動了幾下。

“你……你怎麼來了?”

“不是你叫我來的?”

“我以為你會考慮一番的”

“這有什麼好考慮的,幫便是幫,不幫便是不幫,再說你都說到那份上了,我怎會袖手旁觀呢,你說是吧,宋大人”

“等等,頭兒,我們有些困惑,這林姑娘能幫我們什麼?”矮子有些疑惑。

“我是畫師,你們衙門不是正巧缺畫師嗎?”

“什麼!林姑娘你竟是畫師!那這豈不解決了我們的一大難題,頭兒!”

“是啊,我正可以幫你們,你們宋大人,可為了讓我幫忙,竟主動去勾引我”

林玉瑤看著宋令昭笑嘻嘻說著。

……

矮子聽到此話,靜止了一會兒。

他聽到了什麼?勾引?

他還懷疑自己聽錯了,他們宋大人和林姑娘,這下矮子心裡可是樂開了花,他們的頭兒終於開竅了,他們終於要有嫂子嘍。

“頭兒,我就先走了,瘦子找我有事相商量,你和嫂子……不是……那個你和林姑娘好好說說,好好說”

矮子勝在有眼力見兒,見此時自己不便在身側,便立刻找理由走了。

矮子走後,空氣陷入了一陣靜止。

“我……”

宋令昭不知去說什麼。

“不必多說,我懂了,宋大人為了求我幫忙,竟勾引我”

“我冇勾引你”宋令昭聽到“勾引”二字有些急。

“那你為何抱我?”林玉瑤反問道。

“情急之下……”

好一個情急之下!

“算了,和你辯解不清,不和你計較那麼多了,以後來日方長”

是啊,來日方長。

林玉瑤又快步走到宋令昭身側,

宋令昭立刻站了起來,警惕道。

“你做什麼?”

“……”

“我能做什麼”

這難道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嗎?

“跟我說說看,具體需要我怎麼做”

“根據他人的敘述畫出畫像”宋令昭這才放下心來。

“小事”

“那便多謝林姑娘了”

接著二人便找來了看到人販子模樣的老人家。

“大爺,你跟我具體說說,那人販子張什麼模樣,我來畫”

“那人啊,長相粗獷,眉毛很粗……”

“凶神惡煞的,還有鬍子”

“哎對了,他的鼻子下方有顆黑痣”

……

隨著老人的描述,林玉瑤極為認真聽著老人家的話,筆下也認真畫著。

聽著老人家的言語,她時而眉頭微蹙,時而嘴角上揚,宋令昭看著眼前的林玉瑤,

不知為何,她的一顰一笑總是能被他捕捉到,牽動著他的心……

片刻後,

林玉瑤罷筆,回頭看著,盯著她的宋令昭,

“你盯著我做什麼?”

“冇什麼”

林玉瑤將畫像交到了宋令昭手上。

回過神來,宋令昭和老人一起看著手中畫像,

“像!真是像,就是這個人!一模一樣,簡直一模一樣!這小娘子真是神了”

老人看著畫像不禁感歎道。

宋令昭拿起畫像先是一笑,而後立刻嚴肅說著,

“矮子,快,印刷張貼”

矮子聽聞後,立刻進來,看著手中畫像,

“這林姑娘真是神了,這兒……簡直……比我們畫得好太多!”

“快,張貼出去!”

“遵命頭兒,我這就去”

衙門得到這一畫像後,便開始大力張貼,讓這人販子隻要入城,便會被人認出來。

兩日後,隨著榜上的張貼,城中所有人都留意著畫像中人的長相,終於是皇天不負有心人,抓到了幾個人販子。

就在宋令昭在衙門悠閒吃茶時,矮子的聲音打破了一片寧靜,

“頭兒,不好了!出大事了!”

*(穿插一個小劇情)

京師,宮廷畫舫內,

林玉瑤跪在大殿上。

一身著緋紅色宮裝華服女子筆直肅立在林玉瑤麵前,周圍靜謐無比,身旁的婢女們見此場景,皆呼吸微窒,連大氣兒都不敢出一聲。

華服女子長歎了口氣,望著麵前的林玉瑤,麵露無奈,唇多次輕啟,卻不知如何開口,最後隻剩下那一句,

“你……執意如此嗎?”

“是,還望師傅成全,徒兒已經決定了!”林玉瑤眸光之中透露著一股堅定。

“玉瑤,你可知,你乃是我唯一親傳弟子,年歲輕輕,就已名滿天下,為何不留下,繼承我的衣缽,成為宮廷畫師,若留下那便是前途無量啊!”華服女子有些憤然。

“師傅莫怪,徒兒本就心不在此,唯有山河明月才能牽住徒兒的心,因此徒兒才決心遊曆四方,采風作畫!”

沉默半晌,

“唉……罷了,罷了,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為師也就不再勸了,隻願你……日後可初心如磐,奮楫篤行!”

林玉瑤聽到此話,眸色亮了幾分。

“徒兒,多謝師傅”

林玉瑤此時眼眶濕潤,向著華服女子行了跪拜禮,

“一拜,願師傅順遂無虞”

“二拜,願師傅皆得所願”

“三拜,謝師傅教誨之恩,徒兒……不肖”

華服女子突然背過身去,淚流滿麵,卻仍肅立在那兒,沉默不語。

緊接著林玉瑤強忍著淚水,起身走了出去。

這一彆,便可能是此生不再相見。

而後林玉瑤牽著匹馬,揹著畫板,就開始了遊曆四方的生活。

-挺招人敬仰,都拿他當頭兒看待。林玉瑤人也送到了,便轉身要離開,耳畔傳來身後三人的對話:“哎,頭兒,這兒小娘子如此貌美,是她救了你呀,看來你受傷了也不虧,竟然因禍得福,好一齣美救英雄!”“是啊是啊,頭兒,我看人家小娘子還挺關心你的,你努努力,把人家娶回來給我們當嫂子,嘿嘿嘿”“……”“娶什麼娶!你們兩個人……衙門冇有事做了嗎!”宋令昭一聲厲喝。隨後兩個人立刻閉上了嘴,不敢再說什麼了。林玉瑤聽到此話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