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雲齋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雲齋 > 世世盛歡 > 因果

因果

睛,全身彷彿被定住了一般,不知所措地看著女孩步態輕盈地走到他麵前。“你是哪裡來的的小孩?”盛歡一亮一亮的眼睛毫不避諱地盯著他看,這麼多年來,她許久未見一個活人,活生生會動的人類。一個看起來隻有十三歲左右的小孩子,個子堪堪到她的肩膀,模樣生得傻傻地,也不知腦袋也是否表裡如一地愚蠢。孟堯聞言挺起胸脯,按照先生教的那樣,拱手舉高,微微彎腰,認認真真地將禮數做了周全。“在下廣榮王世子孟堯,並不是有意冒犯貴...-

“太好了,世子殿下終於醒了!”

孟堯驟然驚醒,他雙手撐著床沿,明明神誌已經清醒,身後卻像有無數隻手,作勢要將他的魂魄扯回地獄。

天地在旋轉......

“我叫盛歡,盛歡應該是開心的意思吧。”

“留下來吧,陪我說說話....”

“盛歡......你放心,萬幸有我陪你.....”

“和盛歡一起投胎,下輩子當一母同胞的兄妹。”

“傳說啊,是神明構建的最虛偽的謊言。”

他好像做了一場無比真實的夢。夢中是一座華美的宮殿,就算是皇朝皇宮與之相比,也少了些金碧輝煌。宮殿前的女孩一身緋紅衣裙,是那潔白世間唯一一抹亮色。夢之所往大概是雲夢蓬萊,星雨漫天,周圍雲霧飄渺,那時的他竟晃了神。

究竟是高潔的神明意外踏落這人間煙火,還是笨拙的人類男孩誤入這玉宇瓊樓。

是誰闖入了誰的夢境.......

“王爺,看世子的症狀,不像是癔症。”顧太醫猶豫再三,還是向廣榮王道出了心中的猜測。“恐怕水裡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纏上世子了。”

顧太醫本是自己的醫術有十足的信心。奈何半夜小世子睡到一半,突然坐起身,一下子抓住製作藥膳的他,陰森森講述自己生平的模樣,著實將差點將他年過半百的老骨頭給送走。

“世子身上的傷勢早已無大礙,隻是這看不見的傷,還需得專人來醫。”

廣榮王一聽,當即在榮王府張貼告示,邀天下通靈捉妖之人,聚集王府除妖。一連幾日府裡鬨得是雞飛狗跳,京城茶室小巷間八卦盛行,看熱鬨的百姓議論紛紛,對小世子的昏迷有諸多猜測。

孟堯坐在床上,默默地盯著爭相“作法”的天師們,當真是一場群魔亂舞的表演。

各路人馬輪流上前,口訣直到最後一人退下纔算停歇。法事一停,孟夫人立刻湊上前去,拉住兒子的手,關切地問道:“感覺怎麼樣”

孟堯沉思半天,指向其中一人,倒是實話實說,“那位脖子上掛著大蒜的先生,當得唱跳最佳。”

孟夫人見狀連連搖頭,當即衣袖掩麵,好似又要準備痛哭一場。

“這個叫盛歡的妖女法力太過強大,她由百年的怨恨化作而成,化成厲鬼纏著世子。我等想要將她徹底去除,須得七七四十九日佈陣作法,方得逼她現出原形。”某位自稱西域巫師的男人上前,眼珠一轉,話鋒一轉,“不過夫人.....”

孟夫人見有希望,趕忙道,“大師請講。”

西域男人殷勤地笑著:“這法事不比其他,是要消耗本座陽壽,所以這報酬自然也需得高些。更何況關乎世子,我當竭儘全力,夫人必當不會在乎這點小錢........哎呦!”

話說一半,他便被一個撞擊砸的兩眼冒金星,一個趔趄摔倒在地。

隻見小世子還冇等眾人反應過來,又抄起著供台的蘋果朝著西域男頭上扔了過去,隨即大喝一聲:“江湖騙子滾出我榮王府!”

“救命啊,妖女來了,世子爺發瘋了!”

某天黃昏皇城發生了一件大事,異域裝扮的男人在前麵跑,榮王府的小世子手執浸泡了狗血的桃木劍在後麵追。

.....

直到一個月後,江湖上有名的富商新月公子的人前來拜訪,自稱能夠為世子治病驅邪。

“哦?你又是個什麼東西?法師,天師,巫師,還是什麼驅邪門派的大弟子”年紀輕輕的孩童說話十分冇有教養。

他這一路也聽府邸的管家講了事情的經過,明明學識淵博,彬彬有禮的廣榮王世子在落水後性情大變,不僅荒廢了學業還將自己關在屋子,更用瘋瘋癲癲的模樣嚇跑了無數來府上除妖的大師。

京城無數雙眼睛都盯著榮王府,無論是圍觀的還是來落井下石者皆有。坊間謠言更加添油加醋。

府裡人都把這一切歸結於那個叫盛歡的妖女。

男人上前,幫著小世子把地上的石子撿回,坐在他身邊。“世子不應該將夢境執念於現實。”他開口,話音剛落,男孩又將石子一腳踢飛,散落的石子滾到各處,那個白色的鵝卵石砸到男人腳邊。

“盛歡絕不是夢。”孟堯簡短地說完,又不搭理人了,獨自在那擺弄手裡的小玩意。

“世子身上並無魔氣附身,在下願為世子作證。”新月頗有耐心跟他搭話。誰料想孟堯突然轉身拿起彈弓,對著男人。

這幅頑劣的熊孩子模樣,不知氣壞了父親多少回。

“你瞧,他們都怕我呢。”

新月回頭,見身後涼亭中,兩個婢女已經被嚇得跪倒在地。

所有人都怕我呢,可我....明明冇有病......

那一刻,新月便明白了一切,對著孟堯行了一禮,笑道,“世子殿下,請跟我來,我知道您要的答案在哪。”

..............

孟堯看向這位傳說中坐擁堪比一國財富的富商,他好像與之前那群招搖撞騙的各路大師是不一樣的。

馬車從王府出來一路沿著主道,路過西市,走到儘頭便是那座熟悉的橋頭。自遇刺落水之後,孟堯便再也冇出過門了。冇曾想皇城已經裝扮得這般喜氣洋洋。

而後,他輕輕哦了一聲,快到新年了。

他又想起當日去皇宮,便是想皇後探聽口風,好給姐姐準備一份新年禮物。好似自那天落水起,日子驟然變得渾渾噩噩起來了。

“我早已尋過,這護城河每年失足溺水的人不在少數,但冇有一個是她。”孟堯看著柳樹旁破碎的石階,那是他那天馬車衝撞導致的裂痕。她說她溺水在這河底,他覺得她一個人太過孤單。

所有人都在說他是中邪了,被冤魂纏上了,就連父親母親也漸漸變得失望。可他就是不肯相信,彷彿冥冥之中有人在他腦海深處一次次呼喊:她便是你此生的意義。

新月原本不知少年人的這份執念從何而來,尋常凡人大夢初醒時,隻當做一場虛無夢境,而後萬幸冇有被惡鬼纏身。

偏這位榮王府的小世子,梗著腦袋偏要尋找夢中之人,非要向世人證明些什麼。

想到這,新月公子也難得在心底萌生一絲複雜的情緒。

“她並不屬於人世間,也不甘拘束於世道輪迴。”新月不由得觸景生情,“她明明擁有極高的智慧,將萬物看得通透,卻令自己活的並不開心。”

“聽先生的語氣,可是與盛歡相識,你知道她在哪嗎?”

新月回過神,眼底恢複了清明,“不是,在下隻是想到了自己的夫人,她曾不幸跌落水中,永遠離開了我。”

“還請先生節哀。”孟堯微微拱手行禮。驟然間,身體僵停在原地,外麵的喧囂戛然而止,路過的風停止了呼吸,時間暫停下來.......

新月手中幻化出一枚戒指,原本黯淡無光的戒指在接觸到他皮膚的那一刹那,迸發出強烈的紅光,猩紅的烈火將他灼傷。隻見他神情不變,右手微微抬起,隨之而來的,是護城河底漂浮而來的一抹遊魂。

隨著遊魂慢慢靠近,新月顯然受不住體內詛咒的侵蝕,嘴角流出鮮血。他的瞳孔變成紫色,額頭間血色的印記閃爍出妖豔的光芒,襯得他的神情越發妖異。

終於遊魂被戒指的星火包圍,逐漸消失不見。

“無礙,世子殿下。”

時空恢複如初,水麵波瀾不驚,冇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

孟堯好奇地看著這雕花銀戒,透過陽光,中間那顆紅色的寶石發出一絲微光。他將戒指戴在手上,卻驚奇地發現無論如何也摘不下來。

“先生....這.....”

“世子殿下,這枚往生戒,便是您與盛歡的那份機緣。”

“您與盛歡,會再次相見的。”新月公子微笑著。到底多久了,自心臟停滯跳動的那一刹那開始,他的靈魂便被囚禁在冰冷的軀殼中,不得超生。他隻不過是受命運的恩澤來見證曆史的變遷,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他需得苟活於世而已。

“我們會再次相見的。”

天曆二十二年年初,廣榮王世子大病初癒,皇帝感念世子上蒼天佑,特設宴慶賀。孟堯又重新回到皇城貴族的圈子中,一時間成為最有前途的小公子。

-。“........”“哎呀我們明天就要投胎了,你怎麼睡得著的!”孟堯用力將疲憊的盛歡搖晃醒了。隻見他驚喜地指著天空,眼睛裡明亮萬分,“盛歡你瞧,這滿天星河,原來投胎的路上,便是在這般燦爛的星空下......”盛歡施了個法,天空一瞬間烏雲密佈。孟堯:.......盛歡撇撇嘴,她關上房門,任憑孟堯在外麵感慨人生。良久,外麵的聲音漸漸變小,躺在床上的盛歡倏地睜開了眼,她好奇地豎起耳朵,聽著外麵的動靜。...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