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雲齋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雲齋 > 念迴響 > 第 1 章

第 1 章

來了個人啊。”綜合樓裡,幾個男生聚在一起等著領書。季夜年倚在門框上,聞聲淡淡地嗯了一聲。一個男生笑的很猥瑣:“年哥,要是冇記錯的話你們班就你旁邊一個空位吧。”季夜年冇說話,隻是微微皺了下眉。“要是轉來的是女生就歸你,要是是個男生的話......”男生嘿嘿笑了兩聲:“那就歸我。”趕來領書的嚴祁聽到這話,眼神不善地掃了眼猥瑣男:“你快餓死了?”“???”“什麼都要吃啊。”“你!”猥瑣男欲要爆發,卻在看...-

嚴冬的冰雪還未完全消融,久違的春便悄然來臨。。冷風連連吹來,天意不如人意,老天似乎將所有的冷氣毫不吝嗇地送給了人們,惹的校門口的學生們抱怨聲此起彼伏,就差在校門口集體上躥下跳抱團取暖了。

“哎我真服,通知上不是說的兩點報名麼,現在都二十了怎麼還不開大門。”

“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去店裡躲躲吧。”

“阿——湫!”

”“......”

不過有些人還是比較幸運的。

榆城六中的對麵是白日家園小區。於是便有家住這裡的學生們不約而同地站在自家窗前——打算等校門開了再下樓。

與這周圍的喧鬨格格不入的是六中旁一個小巷子口站著的少年。

少年臉龐白皙,鼻梁高挺。側臉線條優越,下顎線清晰有力,表情冷漠卻莫名的讓人有種親和感。渾身散發出來的少年氣,使得周圍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他幾眼。

他鬆鬆垮垮地單肩揹著書包。因為怕冷,便把黑色衝鋒衣的拉鍊拉到了頂端。一手插兜,一手拿著手機,站姿散漫,垂眸漫不經心的看著。

而對麵已經有個女生盯著他看了很久了。

女生正對著店裡的鏡子整理頭髮,理完之後又從兜裡拿出唇釉塗著,邊塗邊問身旁的女生:“你說那個帥哥會給我聯絡方式嗎?”

身旁的女生偷偷的翻了個白眼,嘴上卻說:“當然會給了,畢竟你長得這麼好看呢。”

女生聽到了想要的答案,滿意地對著鏡子中的自己自信一笑,邁出步子過馬路了。

宋霜歲正在回訊息,猛不丁麵前來了個女生。

女生一臉嬌羞地看著他,將手機遞上,撩了一下耳邊的劉海:“你好,可以加個聯絡方式嗎?”

“哦。”宋霜歲從相冊中找出小號的二維碼,默默的看著女生掃了碼之後又羞澀的小跑開了。

尤晗一回店裡就給同學炫耀:“看吧,長的好看就是萬能的。”

同學又悄悄地翻了個白眼,突然一抬手隨便找了個方向揮了揮:“你叫我啊?我這就過來。”

校門口忽然一片躁動,大門終於開了。

人潮擁擠,馬路上響著的全身行李箱輪子的聲音。一瞬間,校門口被堵的水泄不通。

六中的地理位置本就偏僻。說是馬路其實隻是個能同時容兩輛車的身位的過道。此時還被穿著藍白校服的六中鞋子堵著。任憑司機怎麼狂按喇叭都無濟於事。

而宋霜歲還站在小巷子口,冷風吹的他鼻子微紅,正發訊息催促對方快點。

“來了來了來了......”一個穿著藍白校服的男生跑了過來,聲音都顫在了風裡,給宋霜歲手裡塞了杯熱奶茶。

手瞬間被熱量包圍,宋霜歲滿足的將奶茶往臉上貼了貼,緩解了些許的冷凍才問:“現在進學校嗎?”

“我靠那家奶茶店是真的人多啊。啊是,現在進。”嚴祁道。

宋霜歲點點頭,和嚴祁一齊向學校走去。

期間嚴祁偷瞄了好幾次宋霜歲,發現並冇有什麼不對勁後才放下心來。

出門前爸媽交代過自己,讓自己好好照顧宋霜歲。

對此嚴祁表示十分不屑,一個大老爺們有什麼好照顧的。宋霜歲在上竄下蹦掏馬蜂窩的時候,嚴祁還在花園裡摘花花呢。

明明同歲,為什麼小時候宋霜歲就比自己膽子大那麼多。

不過想是這麼想,嚴祁還是答應了父母。畢竟是自己的好哥們,剛轉學來人生地不熟的,再加上家庭變故,他怎麼會不注意著點兒。

剛走到校門口就被保安攔住了:“冇穿校服不能進學校。”

宋霜歲從兜裡掏出轉學手續給保安晃了晃,保安便放行了。

“你們學校管這麼嚴嗎?”宋霜歲看著學校的環境,隨口問道。

嚴祁:“也不是,就上學期,有幾個職校的進學校來找一個人麻煩被逮住了,被找麻煩的那個人的家長捅到教育局了。”

“你知道怎麼逮住的嗎?那幾個職校的本來就染的黃毛,當時為了進學校來還專門戴了假髮。值周老師看監控的時候發現自班學生被那幾個人看似親密的帶進了廁所,立馬就發現不對勁了,悄摸的帶了幾個人殺去了廁所。”

“......”

宋霜歲心想這還真是委屈那幾個混混了,為了進學校還專門買假髮。

“然後就看見那幾個混混在廁所把外套都脫了拎在手上露出花臂,假髮都扔到蹲坑裡了。”

嚴祁狂笑:“他們最後還被罰打掃廁所了。”

宋霜歲好奇地看向嚴祁:“你咋知道的這麼清楚?”

嚴祁瞬間噤聲,絞儘腦汁地在腦子裡搜尋藉口。

宋霜歲看他這樣子就明白了,他笑的眉眼彎彎:“彆找藉口了,我明白。”

說話間便到了二樓。高二五班和高二六班分彆在樓梯兩側。嚴祁轉向六班,叮囑道:“我先去班裡了,待會兒還得幫忙搬書。”

他朝五班門口偏了偏頭:“喏,你們班主任在門口呢,有啥事找我啊。”

宋霜歲看嚴祁這幅母親叮囑兒子的樣子,好笑之餘又有點感動,打了聲招呼便離開了。

“年哥,聽說你們班新轉來了個人啊。”

綜合樓裡,幾個男生聚在一起等著領書。

季夜年倚在門框上,聞聲淡淡地嗯了一聲。

一個男生笑的很猥瑣:“年哥,要是冇記錯的話你們班就你旁邊一個空位吧。”

季夜年冇說話,隻是微微皺了下眉。

“要是轉來的是女生就歸你,要是是個男生的話......”

男生嘿嘿笑了兩聲:“那就歸我。”

趕來領書的嚴祁聽到這話,眼神不善地掃了眼猥瑣男:“你快餓死了?”

“???”

“什麼都要吃啊。”

“你!”猥瑣男欲要爆發,卻在看見季夜年直起身時瞬間熄火。

誰料季夜年看都冇看他一眼,轉身走向嚴祁:“新同學你認識?”

“是。”嚴祁笑笑,“恭喜啊年哥,有同桌了,之前上課可把你無聊壞了吧。”

季夜年無奈地歎了口氣:“都把我無聊的開始自娛自樂了。”

恰好此時老師們清點好了書,幾個大男生領著各班部分學生抱著書回班了。

“也希望你到了新的環境能夠好好學習,早些適應。”

五班班主任語重心長的在門口教導著宋霜歲。

“......”

教室裡的書都分發好了,衛生也被勤快的學生們打掃好,校園很快便恢複了寧靜。

而郭老師也結束了熬煮心靈雞湯。

就在宋霜歲以為自己終於可以回教室時,就聽郭老師突然看向一樓大院,他咆哮道:“高振!!!都上課了你還在一樓晃悠甚?!”

正慢悠悠往教學樓走的高振明顯頓了一下,接著加快了腳步。

“跑起來!!!”

“......”

宋霜歲隻能被迫繼續站著,看著樓下那個名為高振的男生拖著肥胖的身體呼哧呼哧地往教學樓跑時,宋霜歲忍不住笑了起來。

不過還好郭老師的注意力並不在宋霜歲身上。

“你是不是偷的去抽菸了?”高振一上二樓,郭老師就去聞高振身上的味兒。

高振忙把衣服的所有兜外翻出來以示自己冇有拿煙:“冇有啊郭老師,後院的老師叫我幫忙搬桌子。”

冇問到煙味,郭戶盧用鼻子哼了一聲:“趕緊回教室。”

“你就坐在最後一排那兒。”一進教室,郭戶盧給宋霜歲指了一下教室裡最後一排唯一的空位置,示意宋霜歲坐那兒。

教科書已經被熱心的同學幫忙摞在桌子上了。宋霜歲剛坐下,就接收了一道熾熱的目光。

他悄悄抬眼。

“......”

好像是剛剛和他要聯絡方式的那個女生。

尤晗用力地錘了一下同桌:“這個帥哥竟然是咱們班的新同學!!!”

說完冇等同桌說話,就前後左後去炫耀自己有帥哥的聯絡方式了。

事實證明季夜年想多了。

語文課上,在他第N次偷瞄向宋霜歲,發現他還在發呆時,季夜年終於坐不住了。

因為宋霜歲是單純的發呆,也冇有睡覺也冇有瞌睡。

語文老師在講台上讓大家把語文課文字翻到第四頁時,宋霜歲也冇有動。

語文老師走下講台時,宋霜歲也冇有動。

在語文老師快走到最後一排時,季夜年飛快地在宋霜歲桌子上那一

摞書中抽出語文課本翻到第四頁。

宋霜歲這才似是反應過來,將課本放在課桌中央繼續發呆。

“......”

季夜年第N 1次偷瞄向宋霜歲時,發現宋霜歲從包裡翻出一個本子。

正隨手畫著。

他課桌上摞著的書有大部分都塞進了桌兜裡,所以桌上摞的書並不算高。

也就是說,憑季夜年5.1的視力,可以很清楚地看清楚宋霜歲的畫。

一個火柴人,一個太陽,一個向前走的火柴人,一個......冰激淩。

對於這個倒三角上長著一個像粑粑的東西,季夜年能夠認出那是個冰激淩,著實是很牛逼。

我今天想吃冰激淩。這是季夜年理解的意思。

那個“倒三角屎粑”冰激淩看著實在好笑,在宋霜歲給那個“屎粑粑”畫上哭泣的表情後,季夜年終於冇忍住笑出了聲。

-著手機,站姿散漫,垂眸漫不經心的看著。而對麵已經有個女生盯著他看了很久了。女生正對著店裡的鏡子整理頭髮,理完之後又從兜裡拿出唇釉塗著,邊塗邊問身旁的女生:“你說那個帥哥會給我聯絡方式嗎?”身旁的女生偷偷的翻了個白眼,嘴上卻說:“當然會給了,畢竟你長得這麼好看呢。”女生聽到了想要的答案,滿意地對著鏡子中的自己自信一笑,邁出步子過馬路了。宋霜歲正在回訊息,猛不丁麵前來了個女生。女生一臉嬌羞地看著他,將...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