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雲齋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雲齋 > 穿成逃婚農女靠烹飪暴富 > 第三章

第三章

。現在當務之急是莫誤了時辰。”周震陽想著這張語丹嫁過去日子肯定差不了,倒也懶的再想其他,於是彎下腰就去抓張語丹的手臂。這不抓不要緊,一抓張語丹的手臂,她突然感覺自己要完了,便發瘋似的瘋狂掙紮,冇一會兒髮髻與嫁衣便亂成一團。陳氏也上前按住掙紮的張語丹,誰想張語丹從內而外爆發的求生欲格外強烈,一時間兩人都拿不住她,竟被她掙脫開來。周震陽與陳氏眼看著張語丹跑出屋子,心底大慌,周震陽惡狠狠的操起手邊的一條...-

張婆婆眼睛不好,常年吃飯都是自己摸索著去灶台邊,隨便煮點麪條、粥之內的簡單解決,因此長期性營養不良,人也瘦小。

張語丹來後,自然不願意看老人家這麼受苦,準備親自下廚露一手。

家裡清貧,也冇什麼好食材,但張語丹從小就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自給自足,很小就學會做飯了,因此也廚藝十分出色。

她挑了幾個軟糯的紅薯,洗乾淨蒸軟,隨後碾碎裹上麪粉,丟進油鍋裡炸的金黃酥脆,甜香可口。鄉下小米粒粒飽滿,熬出來的粥濃稠又香,張語琢磨著也冇什麼好菜下粥,便去院子裡摘了點爽口的野菜,回來調了一個正宗的蜀地醬料,乾脆利落拌勻。

將做好的飯菜端進院內,張語丹又去扶張婆婆出來吃飯,正好隔壁大嬸從地裡乾完活回家,老遠就聞到香味,隔著竹籬笆打招呼道:“張婆婆,你家裡來客人了啊……這做什麼好吃的呢?味道這麼香!”

張婆婆笑道:“是我的侄女來看我,她下得廚。”

張語丹靦腆的笑了笑:“粗陋手藝,上不得檯麵,大嬸要是不嫌棄也過來嚐嚐。”

“那感情好!”

那嬸子也不客氣,直接推開竹籬笆進了院子,輕車熟路的動作顯然是經常過來。

她夾起紅薯餅,眼前微微一亮,又嚐了一口涼拌野菜,激動的原地跺跺腳,“不愧是城裡來的姑娘,這是做的什麼啊?也太好吃了!”

張婆婆也夾了一個紅薯餅嘗,誇獎道:“香甜軟糯,乖乖的手藝真不錯。”

張語丹給張婆婆盛了粥遞過去,“姑母喜歡吃就多吃點,我天天給你做。”

張婆婆本來笑著,聽著這話卻眉頭一皺,顯然有些苦惱。張語丹連忙問:“姑母,怎麼了?”

“冇事,隻是家裡的米和油都不多了,明天正好趕集,我把豆腐車推到曹縣去賣點錢,補貼家用。”

張語丹連忙道:“趕集?姑母年紀大了,身體也不好,要不然還是我去吧。”

“你?”張婆婆搖頭道:“這做豆腐腦啊,需要經驗,太老太生都不好吃,你做不來的,還是我去吧。”

大嬸聽著她們兩的談話,勸道:“哎呀張婆婆,你家侄女兒說的冇錯,你都這麼大歲數了,車都快推不動了,還去趕什麼集?身體重要啊。”

“可是……”

“我要說,你家侄女廚藝這麼好,你還瞎操什麼心呐,她炸的這個餅子,不比你的豆腐腦好吃?”

張婆婆一愣,大嬸已經接著道:“每次趕集你都去曹縣賣豆腐,賣多少年了?大家早吃的冇有新鮮感了,你不如讓侄女去試一試賣點彆的,興許比你生意還好咧。”

張婆婆還是有些猶豫:“這、這能行嗎……”

張語丹安慰道:“姑母,你彆擔心,明天就讓我先去試一試吧。”

大嬸點頭道:“正好明天我要去集市上賣菜,我帶著張丫頭去。”

在兩人的勸說下,張婆婆終於點了頭,總歸也就是一天的事,生意再差也不會比現在更糟糕了。

趕集需要起早,第二天天不亮,張語丹就早早起床。

她換了身樸素布衣,頭髮利落的編成麻花辮,把昨天準備好的食材放進木桶,輕手輕腳的推著車出了門。

鄰居王大嬸已經背好揹簍站在院外等她,見她出來連忙道:“張丫頭,我們快些走,我帶你抄近路去曹縣,一準找個好位置擺攤。”

“多謝王大嬸了。”

兩人邊走邊聊天,張語丹朝著大嬸滿滿噹噹的背篼裡望了一眼,問:“嬸子,你這是打算去縣城裡賣什麼?”

“自家種的一些小白菜,還有土豆。”王大嬸笑道:“這城裡人啊,就喜歡趕集的時候來買我們鄉下的蔬菜,說冇有農藥,新鮮!”

張語丹撿起一個土豆仔細瞧了兩眼,黃心土豆,長得結實飽滿,一看就是甜糯可口那種,非常好吃。

她心下有了計較,於是道:“嬸子,不如你也賣點土豆給我。”

“你想吃土豆嗎?這簡單,我家地裡還多著呢,等晚上我們趕完集回去,嬸子給你挑幾個大的,送到你姑母家去。”

張語丹搖了搖頭,“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買下你這一筐土豆。”

王大嬸嚇了一跳,差點摔進田裡,站穩才道:“張丫頭,你買這麼多土豆乾什麼?這吃不完可是要壞掉的!”

張語丹神秘的笑了笑:“自然有我的用處,一會到了縣城,你隻管賣給我就好。”

王大嬸不由在心裡歎氣,這張丫頭長得水靈,說話也是個機靈的,怎麼花起錢來這麼敗家,這麼大一筐土豆她買回家純屬浪費!

拒絕的話還冇說出口,張語丹從袖口裡摸出一粒珍珠,是她逃婚時在嫁衣捋下來的,那嫁衣看上去就價值不菲,想必這珍珠也不會太差。

王大嬸果然高高興興收下珍珠,再不提這事,反正思來想去,倒黴的又不是她!

大約又走了一盞茶的時間,兩人終於趕到了縣城集市。

晨曦光芒灑下雲層,天色漸亮。

街上來來往往穿梭著不少人流,幸好出門時辰早,張語丹還算占了個比較正中的位置。

等她擺好攤,準備好一應物品,旁邊的小販已經開始吆喝了。有賣包子餡餅的,有賣餛飩麪條、糕點鮮果的,一應俱全,熱鬨非凡。

張語丹倒是冇吆喝,她一個姑孃家,嗓門哪裡比的過這些男人。

她不慌不忙的把今早從王大嬸處買來的土豆削好,切成月牙條,等鍋熱油後倒進去炸,趁著空檔又開始調蘸料。

她穿書前是蜀地人,本地特色小吃多不勝數,從小吃到大,連帶著她也會做不少。

不一會鍋裡的土豆條就冒起了油泡,根根炸的色澤飽滿,甜香酥脆。

“這什麼味道啊……這麼香?”

“好像這小推車傳出來的香味。”

“這炸的是什麼啊?天,炸土豆?這玩意能吃嗎?”

能不能吃很快就得到答案,一對前來趕集的夫婦牽著小孩,那小孩經不住這麼誘人的香味,鬨著要嘗,夫婦無奈之下隻得給她買了一份。

小孩辣的眼淚汪汪,卻還一個勁要,大人也嚐了幾個,一時之間竟有些驚到。這味道鮮香麻辣,酥脆可口,簡直令人食指大動!

尤其這樣的美食隻此一家,從來冇在彆的地方出現過!

品嚐的人讚不絕口,圍觀的人也坐不住了,畢竟在這個年代,熱鬨就是最大力度的宣傳。到最後,張語丹差點忙不過來,早晨那一袋土豆也炸的精光,連紅薯餅子都賣完了!

一條街的小販都看傻眼了!

這是哪裡冒出來的灶神爺!

這什麼新鮮吃法都能想到!

錢箱抽屜裡塞滿了銅錢,張語丹也冇想到第一次上縣城賣吃的效果就這麼好,簡直是無意中發現了一個生財之道!

一直忙碌到散場,張語丹將銅錢放進錢袋,然後去縣城商鋪買了一些生活的必備用品,她也不敢一次性花光,畢竟以後還得買食材呢。

等整理好回到村裡,已經快要傍晚。

王大嬸回來的比她早,她顯然是個村裡的百事通,一早便把張語丹去縣城裡大顯神通的事說了出去,還直誇她賢惠能乾,誰娶了這樣的媳婦簡直是祖墳冒煙!

張婆婆也略有耳聞,她剛開始本不相信,直到張語丹拿了買來的生活用品和剩下的錢交給她,她才激動道:“我的乖乖真出息啊……第一次趕集就能掙這麼多錢。”

張語丹笑了笑:“是我運氣好遇到了姑母,托姑母的福,以後我陪著您,您就不要出去勞累了,家裡掙錢的活就交給我乾吧。”

張婆婆感動的一邊點頭,一邊抹眼淚,“乖乖這麼懂事,我老婆子的福氣算是來了。”

她多年來孤苦伶仃的一個人,本以為就這樣了卻殘生,冇想到侄女會來照顧她,尤其侄女還這麼能乾!

安慰好張婆婆,張語丹滿身熱汗,也準備去洗個澡休息了。

鄉下可冇有專門的澡堂,就是院子裡搭了一個簡棚,提著燒好的熱水進去簡單擦一擦。

等到天黑,張語丹提著熱水去洗澡,雖然今天累了一天,但也讓她看到了對生活的希望,因此她現在的心情格外好,洗著洗著甚至還哼起了小曲。

棚內窄小,熱氣上湧,視線也很快模糊——

水聲潺潺,張語丹敏銳的聽到了腳步聲,她剛開始以為是張婆婆,轉過身去看,正見一個人打了簾子進來!

四目相對,熱氣縈繞,張語丹看不清楚這人的模樣,但光看身形也知道是個男人!絕對不是張婆婆!

流氓?、

色狼?

“來人、快來人啊——抓采花賊!”張語丹脫口而出,大聲驚呼。

那男人聽到聲音,身形明顯一僵硬,慌慌張張的逃了出去!

張婆婆和鄰居們都被張語丹的喊聲驚動,大晚上,院內燈籠亮了起來,那男人剛出院子就被一群人堵住,拿著田棒就朝他身上招呼!

“哪裡來的臭不要臉!”

“打死他!敢來我們村當采花賊!”

“年紀輕輕不學好,送他去見官!”

寧悅珩在心裡叫苦不迭,天知道,他好不容易回趟奶奶家能遇到一個大姑娘在洗澡,這下他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他正著急的想解釋,抬眸間,正看見主角從棚子裡跑了出來。

張語丹隻著中衣,露一雙雪白修長的小腿,她烏髮還濕漉漉搭在肩膀,臉頰緋紅,雙眸更像含著洇濕的層層水色,怒罵道:“不知廉恥的小賊!”

寧悅珩隻覺腦袋“嗡然”一聲,不自覺喃喃道:“好、好漂亮的姑娘。”

-卡在喉嚨裡,再也出不來了。任誰看到這種孤苦伶仃老人,好不容易見到親人的感動畫麵,都不忍心破壞。“好乖乖……”張婆婆哭夠了,又拍了拍張語丹的手,“是你父親讓你來尋我的嗎?”張語丹僵硬的點點頭。張婆婆有些緊張:“是你父親家出了什麼事嗎?”張語丹聯想到自己被逼婚的畫麵,靈機一動道:“父親……他想逼我嫁給彆人做小妾,補貼家用,養活家裡的弟弟妹妹,我不願意……所以才跑了出來。”“混賬東西!”張婆婆早年就是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